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品与服务 党建与文化 人力资源
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党建与文化  >  员工论坛 > 正文
【推荐读物】眼没了,但心亮了!
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14日    来源:公司

    20年前,她是浙江卫视的当家花旦,是一位集主持、编导、制片人于一身的全能型主持人,2000年,由于她的影响力和知名度,浙江卫视首次用她个人名字,命名了她主持的栏目,该节目成为浙江卫视的黄金节目,成为国内外传媒公司争相购买的节目。美国的一家文化公司称:很少见到这种颇具人文关怀的,集纪录与访谈于一体的节目。2002年荣获第三届,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称号。风头无二,红极一时,主持节目,大型纪录片接到手软。她,就是亚妮,浙江卫视黄金栏目《亚妮专访》栏目制片人。

    如果她按照这样的轨迹走下去,不难想象,未来有一天,她会成为一名家喻户晓的主持人。然而,就在大家都羡慕她登上人生巅峰时,亚妮却毫不犹豫地转身,下了山,告别荧幕,消失了整整十年!外界纷纷猜测她的去向,网络上也找不到她任何的动态,渐渐地,人们开始已经遗忘这才女了。直到10年后,一本《没眼人》横空出世,人们这才知道,亚妮究竟去了哪里,又经历了什么……

  事情还得从2000年说起,当时,亚妮主持了一个歌唱大赛,大赛的冠军,就生活在大山里,为了采访他,亚妮走进了大山。返回的路上,偶然间,她听到了一阵歌声,唱歌的竟然是11个没眼人,他们仰天而唱,拉着吹着打着各种乐器,虽然歌词让人无法听懂,但当亚妮反应过来时,她已感动得泪流不止。脑海里突然想起日本的小泽征尔,在听到瞎子阿炳《二泉映月》时说的一句话,“这个音乐我是应该跪着听的。”

  传说,在二战期间,山西太行山深处,有一支专门为中国抗日军队,服务的特殊情报队伍。队伍里的人全是瞎子,但是太行山人习惯叫这些人为没眼人。他们在日本军队和我军的村落里行走,以卖唱为名,宣传抗日,给抗日军队运送情报、军火……但是,如今这支队伍,已经不会再接到任何革命任务了。因为他们没有编制,没有留存档案,所以,史册中也找不到他们的记录。没有人知道,当年的抗日战争,有这样一群人,每天在敌我阵营间出生入死。之后,没眼人便开始在与世隔绝的大山里,以卖唱为生,踪迹渺茫,而亚妮当天遇到的,就是这样一支队伍。没眼人在茫茫大山里自由歌唱,无意中,他们保留了辽州小调,完整的曲牌曲目,原生态的演唱方式,他们口口相传,内容有的现编现唱。他们大概不知道,辽州小调已被列入了,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单中。没人知道这个族群,是如何在完全封闭的大山中生活。没人知道这些被上天抛弃的没眼人,有着怎样另类的精神世界。没人会走进他们的生活,没人会关心他们的生死,尽管他们个个身怀绝技,有着很多动人的人生故事。他们这群人,继承了中国文化遗产,却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,他们是只唱太行小调的没眼人,日日年年只在太行山沟1700 个村庄里流浪,落地谋生,仰头共天!

  直到亚妮走进他们的生活,和他们同吃同住,视他们为稀世珍宝,开始记录他们的故事与人生,她说:没眼人就是中国的“荷马”。没眼人的队伍,曾达到上百号人,几十年后,亚妮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,这只队伍就只剩下寥寥11人了。亚妮意识到,也许有一天,没眼人将默默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被历史的洪流所淹没,她有必要用电影记录这支传奇的队伍。就这样,她放弃了如火如荼的主持人事业,将所有的时间、金钱和精力,全都投入到了,山西左权县的这11个没眼人身上,2006年,电影《没眼人》正式开拍。为了拍这部电影,亚妮押房子、找贷款,能做的全都做了,终于勉强凑够了资金,和那些动辄千亿的电影不同,亚妮耗尽了钱财和精力,也只带来了几百万的资金来拍摄《没眼人》。

  一开始,亚妮的摄影组有近百人,到后来,片场里却只有她一个人在忙活,因为,她已经付不出工资了。亚妮咬了咬牙,卖掉了自己苦苦奋斗了十几年,才在杭州住上的新房子,继续拍摄,坚持,不放弃!山区条件艰苦,到了晚上,亚妮不得不和没眼人睡在一起,他们没有结婚,没有人照料,长年不洗澡,导致身上的气味叫人窒息,然而亚妮却不嫌弃。因为条件太过艰苦,没人愿意加入摄影组,光摄影师就换了8个,亚妮只好自己站到冰冷的河水里,一拍就是两个多小时。为了拍摄《没眼人》,亚妮顾不上自己的女儿,她的女儿一直跟着外公外婆生活。2009年,亚妮在山里突然接到电话,她的母亲让她去送送自己的女儿。因为,18岁的女儿要出国了。等亚妮赶到机场时,看到的却只有女儿过安检时的孤单背影。亚妮后来想到这件事的时候说:“当时我的眼泪哗一下就迸了出来。”有时亚妮也困惑,也问自己这样辛苦,究竟值得不值得?“我花了十年的时间和几乎所有的积蓄,而且几乎把没眼人最隐私的内心,都摆到大家面前了,这是不是理智的行为?”但是当她看到,肉三的姐姐喜籽,一个人为养活一家6个瞎子而奔波,默默地承受命运压给她的重担时;当她看到老屎蛋抖着手,情真意切地把苦苦攒了50多年的,两千八百六十四块七毛钱,交给了牵挂一生的疯女人二梅时;当她看到,梦想能生下正常孩子的念念,生下儿子七天后,发现他也是没眼人,打算结束他的生命,却又下不去手的痉挛表情时;当她看到,肉三去世,全村男女老少,为一个逝者奔走忙碌,花了几天几夜,为他举行葬礼时。

  亚妮顿悟了:“我只想留下那些被称为非遗的歌,只想让更多人看一眼,洒在那片生命原生态土地上的阳光,感受一下那种尚未污染的快乐和自由。”没眼人有一个心愿,就是去北京天安门看看升旗。没眼人玉文说:“心里已经想了几十年哩!”他们不知道,升旗时根本不让靠近。为了完成他们的心愿,亚妮还是去找了武警总队的领导,最后,一番周折终于事成了。那一天,没眼人凌晨三点就起床了,他们手拉着手站在广场上,激动地听国旗在音乐声中冉冉升起。升旗的支队长说:“盲人看不见,让他们摸摸国旗吧。”他们仔细地摸着国旗,在他们心里,国旗是多么地神圣啊!他们眼含泪水说道:“现在,死了也值了!”

  现在电影已经拍摄结束,2018221日,她发了一条微博,透露电影即将进入后期制作:当亚妮回忆起那段时光,她的心中满是感慨:“那片净土就像鸦片一样让我上瘾。在那个现代文明尚未侵入的世界里,人人都是那么快活,只要有一口吃的,他们就觉得很满足,他们对着天空自由地歌唱,高兴也唱,伤心也唱,没有人旁观,他们只为自己。他们还没有学会尔虞我诈,不会为职称、荣誉、金钱……而穷凶极恶,笑发自内心,异常而单纯。”亚妮写没眼人、拍没眼人,不是为了让人们可怜他们,而是想让人们感受这群人,在他们的世界里快乐自由的状态,我们现代人已经远离这样的状态太久了……老屎蛋说:眼没了,心亮了。是啊,我们在名利场苦苦打拼,为利益,为金钱,为名声,看得太多太多,缺失得也是太多太多......亚妮将一个族群,一段历史,带出了大山。多少年,一村来,一村去,从没人送,也没人接,热闹如一阵阵风,刮过,无声;故事,如雪泥鸿爪,无痕,这就是山的日子。没眼人的歌声,穿过岁月,在太行的沟沟壑壑里回响。

远离喧嚣,背离名利,那无尽连绵的山峦,那自由自在的笑容,那朴实快乐的日子,那一段不朽的传奇,那清澈悠长的歌声,通向了人心,也指向了人性。眼没了,但心亮了!

 

(赵忠推荐---推文来自:小崔大实话

[关闭]  [打印]
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(c)2018版权所有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序号:京ICP备05067351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100081号
地址:江苏省苏州市昆山市长江北路1328号 邮编:215300 电话:0512-86161818 市场部电话:0512—86161818转116、117
友情链接: